搜索
行业分类
  • 有机化工
    新技术
    环氧丙烷
    环氧氯丙烷
    环氧环己烷
    甲基丙烯酸甲酯(MMA)
    丙烯酸甲酯
    甲基丙烯腈
    DMF
    2,6-萘二甲酸
    1,3-丙二醇
    氯化石蜡
    己二腈
    醋酸
    醋酸甲酯
    四氢呋喃
    苯胺
    苯酚
    丙烷脱氢
    HPPO
    丁辛醇
    DMT
    乙二醇
    新戊二醇
    异丁烯
    己二胺
    碳酸二甲酯
    顺酐
    醋酸乙烯
    环氧乙烷
    丁辛醇
    己二酸
    丙烯腈
    对二甲苯
    己内酰胺
    乙苯
    异丙醇
    丙烷脱氢
    氯化石蜡
    乙醇胺
    C4
    环己烯
    电石乙炔
    乙烯法氯乙烯
    焦炉煤气甲醇
    1,4-丁二醇
    醋酐
    甲醛
    醋酸丁酯
    1,6-己二醇
    丙烯酸
    丁二 烯
    对二甲苯
    丁酸丁酯
    C4,C5
    叔丁醇
    甲醇
    苯乙烯
    α-烯烃
  • 无机化工
    新技术
    双氧水
    硫磺
    HCN
    Fe3O4
    γ-Al2O3
    二氧化锰
    勃姆石
    α‑Al2O3
    碱式碳酸钕
    氧化钕
    CS2
    氟化钾
    过碳酸钠
    过碳酰胺
    氯化钾
    次氯酸钠
    离子膜烧碱
    氢氧化钾
    元明粉
    大颗粒尿素
    氢氧化镁
    磷酸二氢钾
    氧化铬绿
    多聚磷酸铵
    合成氨
    氢氧化铝
    白炭黑
    重铬酸钠
    硫酸钾
  • 新材料
    新技术
    高乙烯基聚丁二烯橡胶
    PEN
    PTT
    低分子量聚苯醚
    PPS
    芳纶
    碳纤维
    锂电池电极材料
    聚碳酸酯
    PC/ABS
    TPV
    聚丁二烯橡胶
    聚酰亚胺
    电子化学品
    聚甲醛
    脂肪族环氧树脂
    碳酸乙烯酯
    碳酸丙烯酯
    聚氨酯
    聚羧酸减水剂
    尼龙1212
    氯化聚氯乙烯
    糊状PVC
    尼龙11合金
    本体ABS
    聚四氟乙烯
    聚苯醚
    球形石蜡
    纳米活性碳酸钙
    碱式硫酸镁晶须
    高吸水性树脂
    六氟磷酸锂
    炭微纳米球
    磷酸铁锂
    锂电池隔膜
    聚醚醚酮
    SIBS
    纳米复合处理剂
    碳酸酯
    聚酰胺11
    杜仲胶
    硅烷伴侣
    PC
    对二甲苯环二体
    热致性液晶聚合物
    电子级硫酸
    丁苯透明抗冲树脂
    PA11
    途改性 PBT
    改性聚酰胺(PA)系
    改性聚碳酸酯(PC)
    改性 PET
    改性聚氯乙烯(PVC)
    的改性聚甲醛(POM)
    改性的聚丙烯
    能改性聚苯乙烯-丁二烯-丙烯晴(ABS)
    低能耗简便  PET 工业废料增粘回收
    杂环芳纶
    溶聚丁苯橡胶(SSBR)
    1 万吨聚苯硫醚(PPS)
    丁苯透明抗冲树脂(S-透明抗冲树脂)
  • 降解塑料
    新技术
    PLA
    PBS
    PBAT
    PSM
    PCL
    PHA
    PEF
    PPC
    PGA
  • 生物化工
    新技术
    2-甲基呋喃
    5-羟甲基糠醛
    糠醇
    四氢糠醇
    三氯蔗糖
    甲醇蛋白
    乳酸酯
    L-乳酸/D-乳酸
    生物柴油
    生物胶
    甲壳素/壳聚糖
    生物传感器
    D-泛酸
  • 医药化工
    新技术
    维生素E
    牛磺熊去氧胆酸
    哌啶
    叶黄素
    左旋肉碱
    D-泛酸
    2,3-二氯吡啶
    (R)-邻氯扁桃酸甲酯
    (R)-硫辛酸
    甜菊糖甙
    6-APA
    雷美替胺
    对氨基苯酚
    更多
  • 精细化工
    新技术
    N-烃基吡咯烷酮
    环十二碳三烯
    1,2,4-丁三醇
    蛋氨酸
    丁二酸
    硝酸异辛酯
    假紫罗兰酮
    4-(6-羟基己氧基)苯酚
    苯酞
    苯基苄胺
    香兰素
    γ-戊内脂
    四丁基锡
    茴香醛
    异戊烯醇
    异戊烯醛
    1,4-萘醌
    1,6-己二醇
    α-萘酚
    肿胺
    叔胺
    对羟基苯丙酸
    1,5-戊二胺
    糠醇
    3,4-二甲基苯甲醛
    二丙基庚醇
    异壬醇
    正异丁醛
    二甲基二硫
    二甲基亚砜
    1,5-戊二胺
    三聚甲醛
    1,6-己二醇
    γ-丁内酯
    甲缩醛
    DOTP
    偏苯三酸酐
    醋酸仲丁酯
    长直链烷基苯
    二丙二醇
    氯化胆碱
    双乙酸钠
    过氧化甲乙酮(MEKPO)
    四乙酰乙二胺(TAED)
    氯化亚砜
    烷基糖苷
    乙二醛
    脲醛胶
    氯乙酸
    羟乙基纤维素(HEC)
    丙醛
    烷基蒽醌
    2-甲基呋喃
    电子化学品
    甲缩醛
    三羟甲基丙烷
    1,3-环己二酮
    叔丁酚
    烷基酚
    叔丁醇
    对二甲苯环二体
    印制线路板用的免清洗助焊剂
    密胺微胶囊聚磷酸铵(APP)
    超纯微电子级四甲基氢氧化铵
  • 新能源
    新技术
    制氢
    储氢
    运氢
    加氢
    氢燃料电池
    甲醇水制氢
  • 环保及水处理
    新技术
    印染
    纺织
    造纸
    电厂
    化工
    食品
    CO2减排
    脱硝
    脱硫
    VOCS
    海水淡化
    水处理膜
    土壤修复
    河道湖泊
    聚丙烯酰胺类高分子絮凝剂
  • 煤化工
    新技术
    聚甲氧基二甲醚
    提纯DMC
    甲缩醛
    煤制甲醇
    煤制乙二醇
    煤焦油加氢
    煤制氢
    二甲醚
    甲醇制油
    低压煤制甲醇
    合成气
    草酰胺
  • 其他
    PTA优化
    成套装备
    β-淀粉酶
    赤藓糖醇
    增稠剂
    瓜尔胶
新闻详情

6chem:页岩油行业资金枯竭 美国能源独立之路遇阻

发表时间:2019-10-29 13:15

http://www.6chem.com.com/ 2019-10-28 08:56:35 国际金融报


  自2008年“页岩气革命”爆发以来,国际油价再也没站上过140美元/桶的高位。美国是世界上首个实现页岩油商业开发的国家,目前有90%以上的页岩油都来自美国。只要油价涨到70美元/桶以上,美国就可以抛出大量页岩油打压油价,页岩油也因此成为美国打压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和实现能源独立的重要筹码。但受近两个月油价下跌影响,华尔街很多股票和债券投资者都选择了规避小规模的独立勘探商。据英国《金融时报》10月24日报道,目前,美国大部分页岩油行业资金管道已接近枯竭,这导致钻探公司破产,并对该行业迅速增长的石油产量构成威胁。

  页岩油商陷财务困境过去,规模较小的独立页岩勘探商是美国石油生产的主力军,但由于近几个月油价下跌,华尔街对这些勘探者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转变。

  在对冲基金数据供应商Morningstar追踪的240个高收益共同基金中,大约3/4的资产对能源的投资不足10%,远低于中性权重14%。

  对于生产商来说,石油和天然气储量是从银行贷款的重要依据,但目前,银行却在重新审视这些能源的价值。英国《金融时报》分析师认为,银行可能会在一年内进行两次年度审查,以进一步限制这些公司的借贷能力。据Portillo估计,这种转变可能会导致2020年银行向生产商提供的贷款额度减少10%-25%。

  达拉斯联储对200家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最新调查显示,目前银行已将借款人的杠杆上限从过去公司息税、折旧和摊销前利润的3.5-4倍,降低到2.5-3倍。“似乎没有人会为石油和天然气项目投钱,华尔街对石油不感兴趣的现象非常明显”。

  此外,由于一些生产商依赖自有资金进行勘探,导致新开发的油气储备不足,这样一来,企业想从银行贷款就会变得更加困难。Raymond James银行分析师Michael Rose表示,“如果你不能筹到更多钱,那就会变得一穷二白。”

  事实上,页岩油行业的财务困境已经延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研究公司Dealogic的数据显示,自2014至2015年油价暴跌之后,美国油气生产商在2016年从股市和债市共筹集了566亿美元。虽然过去三年美国石油产量增长了1/3,但今年迄今为止,这些生产商仅筹集了194美元。

  广发期货原油沥青研究院李承浩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由于钻井下滑而导致的产量下降,实际上是从去年开始的。“由于原油的生产周期较短,从钻井到实际产油大概需要3-6个月时间,所以现在看到的产量增速放缓,实际上是去年第三季度末钻井数开始下滑的验证。”

  “从长期来看,由于页岩油的生产特性是爆发速度快,但过了产量高峰期后,衰减速度也很快,所以在上游投资跟不上的情况下,如果再没有勘探或开发增量油气资源储备,页岩油的产量确实会出现疲弱,甚至负增长的态势。”

  “兼并潮”暗流涌动由于资金量短缺,今年的页岩油企业破产申请数量在不断增加。

  据Haynes and Boone律师事务所计算,截至今年9月底已有33家页岩油企业申请破产,其中5月以来申请的就占27家,而这个数字基本相当于2018年全年的破产申请数。以10月申请破产的EP Energy为例,该企业负债46亿美元,其申请破产的理由是“大宗商品价格低迷的结果”。

  市场观察人士预计,这种融资紧缩会引发美国西得克萨斯州二叠纪盆地和其他页岩油地区较小企业间的“兼并浪潮”。

  “公众投资者认为这个行业的企业太多了,他们想要看到的是一个规模更大、债务更少,能更好控制资本支出的整合后的行业”,能源投资银行TudorPickering Holt&Co.上游研究董事总经理Matt Portillo说。

  目前,页岩油企业的合并正在不断进行。以美国综合性石油垄断企业西方石油为例,今年该公司就与雪佛龙竞标,以55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页岩油开采商阿纳达科。然而,自完成收购以来,西方石油的股价却下跌约25%。

  但银行家们预测,小生产商之间还会有更多此类交易,但是会以适度的收购溢价购买股票。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帕斯利能源公司在上周以2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Jagged Peak能源公司,收购价比Jagged Peak交易前30天的平均股价高出1.5%。Parsley预计,收购将立即增加其自由现金流。

  Jagged Peak控股股东Wil VanLoh在声明中的一句话奠定了“兼并潮”的基调,“二叠纪不可避免的兼并已然开始。”

  在李承浩看来,二叠纪盆地发生的大规模企业并购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李承浩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从多元化的角度看,综合性的大型石油公司收购了小页岩油商后旗下的油气资源也会增加,有利于各资产间的风险分散,对于未来可能受到的低油价冲击,他们的承压能力会更强。也就是说,即使在低油价的环境下,他们的产量也不会出现明显的下降。”

  油价难以回升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的石油行业已经发生了巨大转变。其中一个最直观的体现,就是美国原油出口不断提升,进口稳步下降。也就是说,美国在不断向石油出口国迈进,争取在石油方面的独立性。在2019年6月份,美国一度超过沙特成为全球最大的油品出口国。

  李承浩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过去由于加工工艺结构的问题,美国必须向南美、欧洲、西非等国家进口原油,尤其是南美生产出来的重质原油,非常适合美湾沿岸炼厂的工艺需求。”

  “不过,由于目前页岩油商生产的原油偏轻质,轻柔工艺居多,所以,如果整个全球范围内轻油和重油比例的差距不断加大,就会迫使这些炼油厂考虑是否要调整以前固有的加工流程。由此,美国就会不断通过自己产出原油来满足内需,而如果外部需求表现不错,他们也会尽量向外部市场投放,在石油行业方获得偏宏观层面上的收益。”

  10月22日,高盛将2020年美国页岩油产量增长的预期从100万桶/日下调至70万桶/日,并将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从之前的140万桶/日下调至130万桶/日。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更严峻的融资前景和油井生产率的下降,都会转化为对美国原油产量增长的低预期。而由于世界经济放缓降低了对需求的预期,美国较低的产量也难以自动引发油价的回升。

  但在李承浩看来,未来一到三年内美国的页岩油增长会继续保持下去,可能出现的只是增速波动的问题,在这种增量供应持续存在的情况下,油价仍然会受到一定压制。

  其实,中国也有非常丰富的页岩气资源,但由于一些未开发油田的储藏深度较大,所以很难用水力压裂的方式进行低成本开采。

  李承浩认为,美国页岩油近十年的发展历程对于中国的能源独立具有启示性。“虽然受制于自然条件和行业结构问题,中国无法在短期内快速实现能源独立,但在目前‘补短板’政策方针下,我国确实在现有的发挥空间内做到了让能源受到保证。而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整个范围下,中亚地区以及中国西部地区输油管道的建设,也在很大程度上规避了海上航运原油的潜在物流风险。”


分享到: